一个人,一座城 (叁)

梧桐叶子,洒落在目所能及的每一处。也让我的脚步有了不小的声响,提示着自己的存在。

没有了上学时催促的广播声,没有了下班时让工人激动的喇叭。学校里朗朗的读书声却还在—-只是带着当地浓浓的方言味。

 

俱乐部前的旱冰场,当年旱冰在此风靡一时,上百人同时滑行的场面屡见不鲜,在一场持续一月的雨水后,不再流行。
而我在这里摔破过两条裤子,摔断过一颗门牙….

旱冰场前休息用的长石凳

步入旱冰场的石阶,居然已被青苔包裹

清理梧桐叶最好的方式就是焚烧

以前酷爱玩火,最佩服的一个人,走到哪里用一根火柴都能燃其一堆火来。用打火机点燃一根从来不知名的植物,空气中立刻弥漫了熟悉的味道。

即将枯死的一颗桃树,远处的两幢房子靠近学校,老师们大多居住在此。

相关链接:
一个人,一座城(壹)
一个人,一座城(贰)
一个人,一座城(叁)
一个人,一座城(肆)
一个人,一座城(伍)
一个人,一座城(后记)
一个人,一座城(反转篇)
一个人,一座城(鸟瞰篇)

外一篇:?我有一个老同学

重返海龙囤(上)
重返海龙囤(下)

  • quote?1.44
  •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
  • 2007-12-24 17:31:14
  • quote?2.44
  •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
  • 2007-12-24 22:38:41
  • quote?3.3653的人
  • 离开3653厂十多年了,没有再回去过.又看到熟悉的格式一样的建筑.满目苍凉,充满失落.那里空气清新,与世无争.民风淳朴.真希望老了以后回那里定居养老.
  • 2007-12-25 12:21:00
  • quote?4.梧桐
  • 不知道这种梧桐有没有籽,烤熟了是十分的香。
  • 2007-12-25 16:36:59
  • quote?5.翅膀
  • 3653楼上的同学,你们厂有个叫魏天舒的吗?
  • 2007-12-29 20:42:01
  • quote?6.junehut
  • 很难得
    在这里看到了老乡我也是遵义人
    也是在上海读的大学,目前也在上海工作
    不过要小好多,我是82年的

    与你不同的是,我的故乡就是遵义
    尽管现在在上海糊口
    但是老了还是要回去的

    你的照片拍得不错,不过还应该拍拍遵义市区的景致阿

  • 2008-1-1 23:21:53
  • quote?7.jakiss
  • 缺牙的典故 原来如此……苔阶 不错
  • 2008-1-3 15:36:20
  • quote?8.翅膀
  • 呵呵,我在那摔断了腿:(
  • 2008-1-3 21:01:45
  • quote?9.啤酒肚
  • 那是我童年所有的记忆… 苗子再冒碗粉来啥…海椒要多抠点儿哦…..
  • 2008-1-5 10:27:21
  • quote?10.贝蓓
  • 我学溜冰没摔过,不过现在忘得差不多了
  • 2008-2-10 17:26:57
  • quote?11.海红
  • 拍的太好了,我是90年离开贵州的,快20年了,后我记得我们那帮女孩子还在那棵桃树边照了许多照片,还有整片的油菜花.
  • 2008-5-19 19:56:24
  • quote?12.chenjun
  • 勾起我好久远的儿时的记忆,不知道我家的宿舍还安好??年纪大了,有一种想寻根的感觉了。
  • 2008-5-20 11:42:50
  • quote?13.豪子
  • 这溜冰场以及后面的俱乐部,之前的时候是个小型足球场,记忆中(当时读初二)本人左路下底传中,孔道彦拍马赶到,临门就一脚,进得好脆!马路的栏杆边站好多人观看…之后孔道彦见到我爸爸就说“那豪子传只球适宜啊~”。呵呵,见笑!
    而马路对面的托儿所,我和楼上的11楼12楼是建成后第一批入读的。当时2楼是总务科,后来就不知道了,我的妈妈和11楼的妈妈都在2楼上班…溜冰不流行后,也曾举办过舞会…
  • 2008-5-20 22:43:46
  • quote?14.chenfeng
  • 一座静静的空城,有多少遥远而美丽的年少时光啊。。。那些稚气的笑脸,都到哪里去了?
  • 2008-5-21 14:47:47
  • quote?15.陈喆
  • 看到楼上11#、12#、13#、14#,多么熟悉的名字啊!忍不住再浮出水面:你们都一个班的,11#,我们在湖南还一起去了韶山啊,12#,是南通的本家,13#,你妈妈和我妈妈是老乡+好友啊,我昨天教女儿吹泡泡糖,还在回忆,想当初在你家是你教会我吹泡泡糖的,不记得了吧,哈哈!14#,我们做过若干年邻居哦?小时候,还有韩艳一起跳皮筋的。。。岁月匆匆啊!
  • 2008-8-1 1:36:03
  • quote?16.陈启
  • 刘伟比我门高一届吗?
  • 2008-8-1 6:24:23
  • quote?17.陈喆
  • 楼主可比我们小很多呢,应该78、79年的吧:)
  • 2008-8-1 14:47:32
  • quote?18.豪子
  • 呵呵,有意思的状况出现了~11#陈岩12#陈军14#陈峰15#陈喆16#陈启,好多陈啊,都2字。。哈哈
    在此特别问候陈喆、陈启!
    小喆子,吹泡泡糖我是真的忘记了。但我儿子有件事一直嘲笑我的,因为我跟他讲过一个故事:我小的时候,在读一年级以前,你爸妈领你到我家来玩,当时你爸妈和我爸妈要我们比赛写字,写“共产党”,结果你一挥而就,而我说只写会“共”,结果却写成了“井”下面加了两点。。。此事一直被我儿子嘲笑。。。
    陈启好!看你的回复6:24:23 ,不会吧,这个时候写回复?是起得早还是一夜没睡?注意身体啊,老弟! 记忆里,因为不懂事,也忘了是什么原因,在厂里洗澡间门口和你打过一架。。。呵呵,现在想来很好笑~ 陈启,跟你妈妈顾阿姨问好!
  • 2008-8-4 23:11:51
  • quote?19.张海春
  • 大家好!打个招呼先,还有认识濮头的吗?
  • 2008-9-8 16:32:56
  • quote?20.梁洁
  • 去年打听到濮老师在苏州,教师节给她去过电话,感谢她的严格,把我们全班都送进了大学.我是85年到534读高中的.
  • 2008-11-8 20:46:23
  • quote?21.小马
  • 梁洁姐:我没记错你应该是417的吧!不过我对濮头没有太好的印象.
  • 2008-11-10 17:01:23
  • quote?22.梁洁
  • 小马,谢谢你还记得我是417的.随着时间的流逝,任何不快的过往都会淡化,留下的只有美好的回味和无尽感激.是吗?
  • 2008-11-25 12:44:24
  • quote?23.陈渝
  • 梁洁,是梁静的姐姐吗?
  • 2009-1-5 12:22:34
  • quote?24.郑弘
  • 我原来在厂大门边一车间
  • 2009-1-5 21:48:06
  • quote?25.钱惠萍
  • 呵呵,没想到在这里看到那么多儿时的朋友,同学。希望大家保持联系。16楼陈启还记得我这位邻居吗?带我问侯你父母,哥哥。
  • 2009-2-3 19:57:10
  • quote?26.朱刚
  • 熟悉的画面,勾起无尽童年的回忆,深深的怀念中夹带着隐隐的伤感。真希望再回到那段时光–虽然明明知道永远都无法实现,但这段美好的回忆将伴我今生今世。 祝愿所有共同经历这一段人生历程的人们都越过越好。
  • 2009-3-23 22:04:58
  • quote?27.朱刚
  • 对了,大家可以在土豆网上( www.tudou.com )搜索“遵义534 厂”就可以搜索到有人拍摄的534的近况录象
  • 2009-3-23 22:12:57
  • quote?28.an
  • 漂亮
  • 2009-3-24 15:45:51
  • quote?29.梁净的姐姐
  • 新闻里天天播报西南地区的旱情,简直难以置信,曾经天无三日晴的地方,会半年不下雨.是否应验了那句话”没有什么可以永恒”? 唯有珍惜现在!
  • 2010-4-8 13:15:15
  • quote?30.梁净
  • 陈渝, 是你吗? 来上海定居后也不和我联系了,听说你做妈妈了,是男孩还是女孩啊? 赶紧加入我的MSN, augustshirley@hotmail.com
    还有,张海春, 你好! 还记得有几次周末,你,我,胡佳敏,好象还有闵岚,我们一起搭车回417的情形吗? 没车了,我们竟然还搭了段拖拉机, 哈哈, 一路说说笑笑的,路途也就不显得那么遥远了.
  • 2010-4-8 14:08:26

发表评论